2017/05/02《台灣的蒙面小將-林彥丞》陳熙文專訪

列印 列印

記者:陳熙文

跨越棋盤,坐在林彥丞初段對面的人有很多稱呼,他是不動如山的石佛,曾獨霸棋界的世界冠軍,是一個時代的代名詞,他叫作李昌鎬。儘管巔峰已過,但要是有人盛讚他是圍棋裡天才中的天才,都不至於矯情。在今年LG盃預選賽上遭遇這樣的對手,我問林彥丞會不會緊張,不擅言詞的他猶豫了一下,顯然不置可否,令我有些驚訝-難道碰上石佛都能保持平常心?

林的教練、曾在97年LG盃拿下世界冠軍的棋王周俊勳則解釋,不是不緊張,而是充滿鬥志。「對局前一天,他或許比(對局中的)李昌鎬還要緊張,他很希望李昌鎬能夠贏,能夠在第二場的時候遇到他。」周俊勳說,林彥丞在賽前就非常期待與李昌鎬對弈,興奮的心情超越了緊張和恐懼。

回頭看棋譜,林彥丞執黑的腳步果然明快,看不出來有任何怯懦的地方,反而處處爭勝、勢均力敵,13手二五侵分,好勝心十足,57手跳向中央更顯示出堅強的大局觀。雖然林彥丞自承午休後,李昌鎬連下兩手都叫人為難,但黑棋中央大龍在149、151手連衝後,局部打劫活,形成優勢,後來林彥丞解除爭劫餘味,局勢已然領先! 林彥丞說,當時他連衝兩手後,一向冷靜的李昌鎬意外的歪著頭,露出「看不懂」的神情,顯然沒有察覺局部劫活,也讓他嗅得勝利的契機。最後,林彥丞成功安全運轉,在黑棋佔優的情況下,白棋投子認輸,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鏡。

第22期LG盃朝鮮日報棋王戰國際統合賽三回戰 林彥丞 持黑中盤勝 李昌鎬

昔日的問題學生

雖然許多人為之唏噓,都說歲月不饒人,李昌鎬神話不再,似乎有些看輕林彥丞的表現,但林在預選賽第三局再擊敗了實力堅強,有「西南王」稱號的中國高手古靈益,已經證明自己絕非僥倖,也首度在世界的舞台上嶄露頭角。現場媒體第一次聽到林彥丞的名號,不知他何方神聖,又看到他對局時臉帶口罩,都戲稱他是台灣來的「蒙面刺客」。 現代人談到蒙面,可能第一個想到的都是漫畫中的超級英雄,如今林彥丞也嚐到了一點當英雄的滋味。

但蒙面真的是為了當英雄嗎?林彥丞笑說,「不是啦!是因為過敏!」 台灣小將在世界賽闖出佳績,似乎帶給台灣棋界一線希望,但周俊勳笑說,這名小將去年可是差一點就被棋院開除的問題學生。原來林彥丞性格活潑,在棋院喜歡與同學嬉鬧、惡作劇,尤其2012年獨自到中國道場特訓,身旁缺乏大人管教,再加上生性調皮,棋力沒進步多少,反而帶了不少壞習慣回台灣。為此,棋院曾一度招開內部會議,討論是否開除他的資格,但竟是這樣的問題學生在世界賽上為國爭光。

臨門一腳 功虧一簣

不過周俊勳獨具慧眼,表示林彥丞雖不是天才型的棋手,但一旦上了棋桌就展現驚人的專注力,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夠在世界賽中完整的發揮實力。但周俊勳也直言,林彥丞最後會敗給韓國高手李映九,無緣晉級本賽,就是因為心態上有所改變,導致不夠專心。 「他一開始跟李昌鎬下,對所有人,包括對我都說:『不會贏沒有關係啦!』他覺得他能夠(跟這些高手)下到他就已經很滿意了。反正他覺得對手很有名,他輸是應該的,可是當他進入到最後決賽門口的時候,覺得雖然李映九很厲害,但他已經贏過李昌鎬和古靈益,他就有了贏的希望,在關鍵時刻便難以發揮。」周俊勳說。

當下,我轉頭問林彥丞,是不是有想過自己當真會闖入本賽,他難為情的點點頭,或許在最後的對局前已經想像過勝利,興奮的在父親面前炫耀的畫面(林彥丞的父親起先並不支持兒子下棋),但正是由於心裡閃過一絲期待,最後功虧一簣,讓人格外痛苦,所以花了比平常更久的時間接受失敗。我問他究竟花了多久才平復情緒,林坦率的回答:兩個小時吧,我笑笑。他已經比平時多花了一個小時。

新銳們,重拾信心吧!

對於失敗,年輕棋士的心很強壯,反正未來的對局很多,一時的勝負還不能影響人生的輸贏,要是輸了,以後再討回來就好,那是青春的本錢。然而談到今年的目標,去年才升段的林彥丞就畏縮了一些,只求能夠在國內贏到十局比賽就好。林彥丞的目標很務實,卻少了一點年輕人的狂妄。

周俊勳說,其實這幾年國內年輕棋手的士氣低迷,尤其台灣高手在國際賽連年失利,成績並不理想,經常預選賽就鍛羽而歸,讓年輕人也對自己失去了自信。「連我的老師都不行,我怎麼行?」這樣的疑問烙印在他們的腦海中,以至於棋步也走得心虛。周俊勳認為,台灣不缺天才,是時候讓年輕棋士重拾信心,林彥丞的表現彷彿一劑強心針,能鼓舞同輩努力-如果連平時痞痞的彥丞都可以,我為什麼不行?

說到棋界的未來,周俊勳揭露了他的計畫。他說,目前在棋院裡像林彥丞一般潛力無窮的新銳棋士頂多3~5位,仍不足以帶動棋界發展,可是如果有一天這些新銳變作20、30位,那台灣不但有實力與圍棋大國一爭長短,還能刺激如蕭正浩、王元均、陳詩淵等高段棋士的棋力,可說是兩全其美的辦法。與其等待一個曠世奇才,周俊勳想的是一套健全的養成計畫,不只十年磨一劍,而是要十年磨二、三十把劍。 講到這,不禁對台灣棋界又萌生一點希望。從1979年,台灣有職業制度開始,就一直是棋界裡的最佳第四國,惹人氣悶。快要半個世紀過去了,有沒有機會爭取到一點點領先,我望向林彥丞,衷心希望有一天這群新銳走出台灣,就算蒙面,也有人叫得出他們的名字。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