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8【今周刊專訪黑嘉嘉】眼前的路還不清楚 勇敢去試就對了

列印 列印

眼前的路還不清楚 勇敢去試就對了

撰文: 陳彥廷 日期:2017-01-26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49/1050期 

大家好,我是黑嘉嘉!」知名圍棋棋士黑嘉嘉剪去黑色長直髮,以褐色及肩捲髮造形出現在臉書直播影片,令人耳目一新。去年底,她正式宣布加入種子音樂、跨足演藝圈,在圍棋界、影藝界掀起話題。

二十二歲的黑嘉嘉,從六歲開始學棋,十四歲就在中國取得職業初段認定,是台灣首位。她還曾獲世界女子亞軍,至今仍是國內女棋士第一把交椅。對演藝工作,她並不陌生,澳台混血兒、五官立體精緻的她,從四歲起就是小童星,常和姊姊一起拍MV、廣告。

「我喜歡拍出來呈現好看的東西!也喜歡出外景、出去玩!」談起為什麼想進入演藝圈,黑嘉嘉微笑的神情就像個小孩。

外人或許難以理解,但對黑嘉嘉而言,「好玩」一直是她的學習動力,從書法、芭蕾舞、體操、游泳、琵琶,再到圍棋都是如此。當她不清楚某樣東西是不是自己要走的路,「那就先學、先嘗試吧!」觀念開明的父母也總是這麼鼓勵她。

看淡輸贏,一度接近世界冠軍

 

黑嘉嘉四歲時從電視上看到體操比賽,吵著要學,於是媽媽敷衍地帶她到一家幼兒早期教育機構玩了一天,當媽媽問她好不好玩,她說,「好玩,可是你還是要帶我去學真正的體操。」媽媽差點暈過去,反問,「你知道這不是體操?」「我知道,我要的是可以跳起來旋轉、翻跟斗的那種。」黑嘉嘉說。媽媽於是向她道歉,帶她去報名體操課程。

黑嘉嘉從小展現超齡的主見,對於摯愛圍棋,更早早就立定志向。

八歲那年,黑嘉嘉在聯絡簿寫下要當「職業棋士」,老師一度以為嘉嘉把「騎士」寫錯字,媽媽也因不太清楚這個行業,跑去問黑嘉嘉的圍棋啟蒙老師、職業棋士周可平。未料,周可平卻不鼓勵黑嘉嘉走這條路。

「嘉嘉從小走到哪裡都是焦點,無論做什麼都會有傑出的表現,加上在台灣職業圍棋條件差,她當職業棋士是不是太浪費了?」周可平說。

隨著黑嘉嘉十一歲舉家赴美,在圍棋人口稀少的國度,她自己一度打消職業棋士的念頭。不過,熱愛圍棋的她,依然每天上網下棋四、五小時;十四歲赴中國參加職業定段賽(當職業棋士的一個門檻,通過就可以認定職業初段資格),相較於放棄學業、整天下棋的中國小孩們,黑嘉嘉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竟從九十多位競爭者中,以第二名成績成功獲得職業初段資格。

黑嘉嘉分析,自己的天賦不在於圍棋資質,而在看淡輸贏的心態,「在棋盤上,你要不斷面對輸棋這件事情,所以必須告訴自己,每盤棋都是一個新的開始。」因此每當她輸棋,一定立刻復盤(重新擺盤)、檢討哪裡下錯,警惕自己不要再犯。

當黑嘉嘉接著又連續獲得世界賽亞軍、入選我國亞運代表隊,她重新決定要當職業棋士,圍棋自此成為她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她的圍棋路並非沒有波折,一四年的一場劇變,一度打亂她的步調。

歷經喪母,萌生放棄圍棋念頭

一四年黑嘉嘉的母親因白血病過世,嘉嘉頓時失去下棋的動力。「那段時間真是大受打擊,一個人不知道怎麼辦……。」愛笑的黑嘉嘉收斂起上揚的嘴角,語調微微顫抖。

媽媽當初為了黑嘉嘉的圍棋事業,與先生分開,回到台灣照顧她,陪她四處征戰,「只要一下棋,我就更想到媽媽。」說到這,淚水已在眼眶中打轉,但她繃緊表情,始終不讓它落下。

黑嘉嘉的姊姊黑萱萱透露,妹妹在媽媽喪禮上一滴淚也沒掉,在家向爸爸撒嬌,這是她忘卻哀傷的方式;直到媽媽過世後一個月某天,嘉嘉回到小時候念的小學校園,憶起媽媽在校擔任愛心媽媽的身影,回到家後,眼淚才忍不住潰堤。

心碎的黑嘉嘉從棋場消失了近八個月,甚至一度想放下圍棋。但她最後撐了下來,「因為媽媽已經陪我走了這麼長的路,我不想走到這裡就放棄,我要讓媽媽安心。」對黑嘉嘉而言,圍棋是自己與離世的媽媽之間,一種特殊的情感連結。

於是黑嘉嘉重出棋壇,數月之後的一五年八月,她在國內女子最強戰奪下冠軍,隔年再度衛冕。

如今黑嘉嘉的生活中多了美姿美儀、化妝、發聲等培訓課程,「我覺得滿好玩的!」不過,即使決定探索演藝圈,世界圍棋女子冠軍仍是黑嘉嘉的生涯目標,她相信二者可兼顧。「下棋非常需要創造力,到最後關鍵是境界和眼界,多接觸些不同的事情,可能反而對我的棋有幫助。」

對黑嘉嘉的理論,恩師周可平不完全認同,他坦承,沒看過分心其他事業,還能達到世界頂尖圍棋水準的案例;但他認為黑嘉嘉可能還在摸索,「我還是非常祝福她!」

「在嘉嘉小時候,我就覺得她這輩子是要當大明星的!」周可平說。無論接下來的跨界是否順利,帶著自信、勇敢體驗人生的黑嘉嘉,在許多人眼中,都已經是一位大明星。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