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從讓北宋大國手劉仲甫認輸的神秘老婦談起—女子圍棋的前世今生

列印 列印

風傳媒報導 連結

女子最強黑嘉嘉(左)女流本因坊謝依旻(右)。(海峰棋院)女子最強黑嘉嘉(左)女流本因坊謝依旻(右)。

談及史上最有名的女子棋士,恐怕不是目前活躍於棋壇的中國新秀於之瑩,也不是日本女流本因坊連霸的謝依旻,甚至不是世界第一位女子九段芮乃偉,而是近千年以前一名身居驪山的老嫗。劉仲甫是北宋所向披靡的圍棋國手,在朝中任棋侍詔,亦是中國棋史上的大宗師,著有「棋勢」、「棋訣」等集。據傳他一日行經陝西驪山,遊至深山處巧遇一名老婦人,兩人舉棋不定對弈,劉卻被這名婦女在棋盤上殺得大敗,氣得吐血,成為後來膾炙人口的「遇仙圖」。
劉仲甫遇仙圖。(海峰棋院)
劉仲甫遇仙圖。
棋王負於平民百姓已是非比尋常,還是敗於一名無名老婦更是令人難以想像,尤其在中國古代,「男尊女卑」的觀念根深蒂固,女人家是禁止下棋的。劉仲甫的故事或許是後人穿鑿附會,但也點出女流在圍棋史上的形象-隱隱晦晦,流於傳說之間—女人下棋只准是天方夜譚。縱然中國史上確有女棋手,但其蹤躲躲藏藏,常見不得人。據記載,魏晉南北朝時代的南齊有名女子叫婁逞,身負文才,還女扮男裝到揚州做官,最後東窗事發才被迫返鄉,據說她會下棋,卻得裝成男人才能與人對弈。
當今女子可於舞台上對弈,並現場轉播(第19屆全國女子賽)。(海峰棋院)
當今女子可於舞台上對弈,並現場轉播(第19屆全國女子賽)。
中國圍棋這道「男性霸權」的檻,得要到近代才被狠狠打通。最著名的例子得談到民初國手顧水如。現在多數人談及顧,多憶他曾指導過一代大師吳清源,但他亦曾是中國圍棋的明日之星,20歲出頭即擊敗京城第一好手汪雲峰後,被冠上「圍棋聖手」的稱號。那是個頹傾、衰敗,也百業待興的草莽年代。亦如電影「一代宗師」所描述清末民初的中國武林,棋界也分南北好手。顧水如躍升北京第一人後,與稱霸上海棋壇的劉棣懷合稱「南劉北顧」,堪稱當時棋界的拔尖人物。而在日本圍棋遠超中國圍棋的歷史轉折點,被段祺瑞所賞識的顧水如其實早在北京成名前就被送往日本深造,卻只待短短不到2年的時光便打包回國,放棄成為高段棋士的夢想,全因他在求學過程中與日本第一代女棋王喜多文子對弈,不幸落敗。

男人怎麼能在棋盤上輸給女人?一場不爭名也不爭利的棋局,卻打翻中國圍棋自古以來的男性沙文主義。倘若當年顧水如能看破男女之別,持續深造,興許中日圍棋近代史得改上一改。不過歷史不能重來,當年一番勝負能讓男人垂頭喪志,歷經一個世紀的歲月,如今想來,近乎荒謬。2007年,日本女子最強改朝換代,由台灣旅日棋士謝依旻勇奪女流本因坊,成為頭銜史上最年輕的女棋士,爾後的六連霸,更成為日本棋壇的傳奇。2000年,芮乃偉以女子之身在韓國國手戰中擊敗曹薰鉉,創下世界首度有女棋士擊敗男棋士奪得賽事冠軍的紀錄,男女棋士的天平正回歸返正。

2017年黑嘉嘉回歸女子賽擔任嘉賓勉勵後生學子。(海峰棋院)
2017年黑嘉嘉回歸女子賽擔任嘉賓勉勵後生學子。
1999年謝依旻參加女子賽。(海峰棋院)
1999年謝依旻參加女子賽。
時至今日,女子圍棋之蓬勃已非百年前可比,棋力可與男子比肩較勁的棋后豈止一人。不管是於之瑩,還是當今稱霸日本女子棋壇的藤澤里菜、謝依旻,或是台灣女子最強黑嘉嘉,都在在證明,新的時代已然揭開序幕- 一個男女圍棋勢均力敵的時代。而女子整體棋力的提升,不只是歷史演進的必然,更需多方的支持與培養,持續而穩定的支援才能積沙成塔。把焦點移回台灣,熱愛圍棋的矽品精密工業公司董事長林文伯,與國手林海峰於1998年成立「海峰文教基金會」。
林海峰國手(左)、林文伯董事長(右)。(海峰棋院)
林海峰國手(左)、林文伯董事長(右)。
在男子圍棋大幅超前的過去,他們絲毫沒有看輕女孩子,反倒預見了未來,把女子圍棋放到了心上,開辦專屬女子段位以上的「全國女子圍棋公開賽」,自始成為台灣女子棋士的搖籃。
2000年女子選手穿著古裝。(海峰棋院)
2000年女子選手穿著古裝。
台灣第一代女棋王張凱馨回憶道,「小時候父親便開車載著我南征北討,哪裡有比賽就往哪裡去」。然而,台灣雖然有大大小小的比賽,卻一直欠缺一個專屬於女性的舞台。張凱馨說,直到全國女子圍棋公開賽的出現,才有一個女生可以不必一邊下棋,一邊對抗傳統性別觀念的戰場,成為她與許多女孩年年都期待的一場圍棋盛事。
1999、2000女子賽冠軍(張凱馨職業五段)。(海峰棋院)
1999、2000女子賽冠軍(張凱馨職業五段)。
職業棋士黨希昀說,第一屆全國女子圍棋公開賽開辦時,她僅10歲,沒想到就獲得全國第6名的成績,更記得因此受邀參加全國女子圍棋邀請賽,得穿旗袍下棋比賽,是一次難忘的體驗。她還記得,當時謝依旻也是參賽選手之一,黨媽媽特別問她要不要喝舒跑,謝直說不要,因為「舒跑是輸了就跑」,至今她都忘不了。
1999參加女子賽 (黨希昀職業二段)。(海峰棋院)
1999參加女子賽 (黨希昀職業二段)。
不過也別把比賽想得輕鬆,對於這些小女孩而言,比賽是小朋友的聚會,當然也是磨棋的試煉場。參加過多屆比賽的林曉彤說,與女棋手同台競技,公開賽一直是衡量棋力的標竿。她說,自己小時候常望著前輩們遙不可及的身影,因為內心想贏,將她們訂為追尋的目標,努力朝她們方向前進。後來隨著棋力漸增,縮短了差距,似乎也離職業棋士的夢想更進一步。
2014、2017女子賽冠軍(林曉彤業餘7段)。(海峰棋院)
2014、2017女子賽冠軍(林曉彤業餘7段)。

謝依旻則說,女子公開賽是唯一決定台灣女子第一的比賽,所以在公開賽中拿冠軍,一直是她當時的目標。轉瞬之間,20年過去,全國女子圍棋公開賽邁入第20屆。不少曾經參賽的選手,包括張凱馨、黨希昀、謝依旻、蕭愛霖、黑嘉嘉、蘇聖芳等後來都成為職業棋士,比賽曾是他們邁向職業的助力,現在想起來更是她們的集體回憶。

職業棋士蘇聖芳笑說,當時年紀小,只記得當時比賽環境非常好,感覺在那裡下棋非常幸福。她說,初次參賽,她只有業餘初段,下完棋後便信步走到高段組觀戰,看姊姊們廝殺,獨想著她們好厲害,又好有氣質,希望有朝一日也想坐到高段組,沒想到後來真的做到了!爾後,蘇聖芳連霸3屆六段組冠軍,直到因為晉升職業棋士而無法參賽。她說,當時還覺得惋惜,不能繼續連霸。

2008-2010女子賽冠軍(蘇聖芳職業三段)。(海峰棋院)
2008-2010女子賽冠軍(蘇聖芳職業三段)。

職業棋士蕭愛霖則說,她在晉升職業以前,每年都參加公開賽,更記得那是她與爸爸的單獨約會。來自高雄的蕭愛霖當年為參加比賽,每次都是由爸爸牽著女兒的手搭飛機或客運北上,比完賽就是她與爸爸的兩人世界,他們會買兩球很貴的冰淇淋,登上新光大樓看夜景。

女子賽常勝軍 ( 蕭愛霖職業二段)。(海峰棋院)
女子賽常勝軍 ( 蕭愛霖職業二段)。(海峰棋院)

從24名選手到去年有近400名女棋手共襄盛舉,女子圍棋公開賽在台灣跌跌撞撞走了20年,但反觀女子圍棋千年以來從無到有,台灣女子圍棋還在開始、還在學步,還有許多個20年要學習挑戰。

在這個不是起點,更不是終點的20年,連霸多屆的林虹冰說得好:每一年參賽都是來看老友,女子賽儼然是從小學棋女孩的專屬聚會。

女子賽歷屆參賽人數統計。(海峰棋院)
女子賽歷屆參賽人數統計。
女子賽四屆冠軍 (林虹冰業餘7段)。(海峰棋院)
女子賽四屆冠軍 (林虹冰業餘7段)。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