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1《一人下棋猶如單獨跳舞》2018世界混雙圍棋最強戰 觀戰記【下篇】

列印 列印

《一人下棋猶如單獨跳舞》2018世界混雙圍棋最強戰 觀戰記

海峰棋院

【下篇】
混雙賽 女子選手的棋力左右勝負

在混雙賽中,因為是二對二,非一個人獨立下棋,需要兩人合作作戰,因此延伸出不同的戰術。例如,若有一方不知道該如何行棋的時候得懂得求救,落子在攻敵必救之處,以期拖延時間,同時也把主導權交還隊友;而由於比賽中,彼此不能交談、交換意見,兩人對於彼此的棋路要有一定的了解,才不至於各說各話、各行其事。不過以目前而言,決定混雙賽最大的致勝關鍵恐怕與戰術運用無關,而是在於女子選手的棋力。

亦如雙人舞,全場焦點集中在女生身上,混雙圍棋的成績經常取決於女方表現,尤其在女子棋士仍普遍弱於男子棋士的現況下,女生選手若發揮的好,在對局上愈有優勢。黑嘉嘉就坦言她在對局中對死活沒有判斷正確,導致最後被對手逆轉勝利。然而也不是女子棋士實力超群就必勝,重點是男女兩人的棋力要相當,棋步才有一致性,棋招也才能連貫。

世界大賽不免成中韓對決

在此前提下,比賽進入第二日,當前世界積分排名第一位的朴廷桓與排名第九十五位、世界女子第一人的崔精,果真過關斬將殺入總決賽,將與柯潔與於之瑩展開中韓對決。

雖說混雙賽不似單打獨鬥,棋力孰強孰弱一翻兩瞪眼,但中韓頂尖棋士實力堅強,勝負難有僥倖。就連地主國日本派出三隊迎戰,欲提高晉級機會,井山裕太更在賽前揚言要豁出去拚取勝利,最後仍不免鍛羽而歸。

混雙賽最後由中韓之間爭取冠軍,也反映出近十年來世界棋壇的寫照。

隨著賽制的改變,世界棋賽開始以快棋為主,日本迅速在國際賽失勢,世界圍棋已由中韓兩國主宰多年。而兩國相爭,各有優勢——中國勝在頂尖棋士多,在世界前十的排名中至少包辦超過一半,偶爾也出現如柯潔一般的超頂尖棋士;而韓國則勝在質強,從曹薰鉉、李昌鎬、李世石以降,到如今的朴廷桓,傳承四代,每一代都稱霸棋界,維持韓國在世界圍棋的超群之姿。

■韓國組合:崔精.朴廷桓

這樣的制衡將維持多久,誰也說不準,至少現在就要韓國拱手讓出第一名的位置,恐怕還不到時候。混雙賽總決賽,由朴廷桓和崔精配對的韓國隊挑戰去年的冠軍中國隊。中國隊執白,於之瑩在第三十八手下出試應手,外界評論是想把中央的棋交由柯潔處理,但賽後卻被柯潔評為惡手,白棋自此落了下風,再加上黑棋全盤厚實,白棋第五十四手出現緩手,只能苦追。

最終,柯潔用力下出第一百六十手,在棋盤上敲出巨響,有勝負手的意味,局面也似有逆轉之勢,但於之瑩後來計算錯誤下出緩手,她原以為是先手,計畫對手回應之後,由柯潔發動逆轉,沒想到黑棋不理,敗局已定。韓國隊一雪前恥,擊敗二連霸的中國隊。

「我實在不該(在對局中)做出痛苦的表情,但我控制不了!」一向刀子口豆腐心的柯潔對於之瑩的表現很不滿意,甚至在賽後覆盤時逼哭於之瑩,要她回去再用功努力。

什麼時候才與世界平起平坐?

為期二日的世界混雙圍棋最強賽最後在於之瑩的淚水中落幕。然而對我而言,閉幕時印象最深刻的,或許不是淚眼汪汪的於之瑩,而是中方人員在第一輪賽後的一句話:「你們全輸了嗎?」

對方其實沒有惡意,但講者無心、聽者有意,那問句像一根針扎進心裡。台灣圍棋跌跌撞撞這麼多年,雖陸續出現過如林海峰、張栩、周俊勳等頂尖棋士,分享過他們的榮耀時刻,但國際賽始終吊車尾。面對資源相對稀少、圍棋人口低迷的困境,台灣什麼時候才能盼到與各國頂尖棋士平起平坐的一天?

雖說圍棋是一場遊戲,但既然上了棋桌就不能不把勝負牽掛心上。我們到底離超頂尖還有多遠?王元均日前參加國手山脈盃,在總決賽對決朴廷桓不敵,獲得亞軍,雖說功虧一簣,但也創下二OO七年周俊勳贏得世界棋王後,台灣職業棋士在國際賽的最佳成績。而王元均歸國後,卻在十段戰敗於年輕棋士許皓鋐。王元均坦言,台灣棋界已非吳下阿蒙。

不,我們不再只有一位棋王,而是有好幾位實力相當的棋王準備挑戰世界。如今也許正要揮別多年來的停滯不前,我希望台灣圍棋是後勢看漲。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