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8「那一手我若不衝動,其實還有得下」敗於世界棋王之手的19歲台灣棋士:許皓鋐

列印 列印

風傳媒報導

代表臺灣出戰的許皓鋐六段。

2021年1月18日,第十三屆春蘭杯世界職業圍棋錦標賽進入八強戰。不似往年,頂尖棋士聚首在中國大陸上的某城,眼對眼,於棋盤上一較高下,由於新冠疫情肆虐,來自中、台、日、韓的高手如今各處異地,望著電腦螢光幕中的虛擬棋盤,透過網路手談。

今年才要滿20歲的台灣棋士許皓鋐,雖然在國際舞台上仍屬生面孔,但意外連闖兩關,分別擊敗曾登世界冠軍的時越、陳耀燁,晉級八強,馬上要迎戰在電腦另一端,身經百戰、棋壇當今數一數二的棋王柯潔。

一場名義上的世界八強賽,忽成台灣新銳的叩關、挑戰賽。

在此之前,許皓鋐僅在網路上與柯潔下過讓先的快棋,直到現在才得以堂堂之師與之叫陣、互別苗頭。但許皓鋐坦言,網路賽的形式多少讓他佔了便宜,「尤其像是柯潔氣場特別強的」,面對面總是有壓力。能在螢幕後與之交峰,或許更近似純技術上的較量。

然而,柯潔畢竟不是藏在電腦之後便能輕鬆以對的對手。棋局由柯潔執黑、許皓鋐執白,開局即在棋盤右上角形成激烈戰鬥,柯潔期間雖下出問題手,但許皓鋐一時沉不住氣,追應後,情勢急轉直下、陷入被動,演變成對白棋不利的局面。

「可以說是中計吧,那地方有點衝動,」許說。雖然後來仍一路頑抗,但終於還是遭追打不敵,許皓鋐最後在黑棋下出第177手後中盤認輸,結束了兩岸最強的第一場遭遇戰。

許皓鋐的落敗,代表台灣第一人距世界之巔仍有一段尚須努力追趕的差距,但也無疑敲響台灣圍棋反擊的響鐘;在中、韓圍棋獨霸多年的21世紀,或許將由許皓鋐為首,為台灣闢出一條血路。

我覺得我很普通

海峰棋院曾在2018年企劃過一場「三英戰呂布」的比賽,邀請台灣旅日棋士許家元回台交流。當時,許家元扮呂布,許皓鋐則被分配到劉皇叔的角色,現在想來,許皓鋐那副斯文樣,實在與印象中的劉備如出一轍。

單看外表,許皓鋐實在貌不驚人,未脫稚氣的書生模樣出賣了他的實力,讓人難以把他與棋王的稱號掛上鉤,但他在2017年於中環碁聖賽奪冠,2019年蟬聯海峰盃職業圍棋賽冠軍,去年從棋王王元均手中贏得第13屆台灣棋王賽,已有接棒台灣第一人之姿。

然而談及他的鋒芒,許皓鋐的臉上透露很多的不確定,也少一份年輕人的狂。「我一直都覺得我很普通,下得都不怎麼樣。」語氣不似自謙,更像一種對自我的瞭然。「經常出現一些很可怕的失誤,」他說。(相關報導:棋王、十段、海峰盃、國手、碁聖五冠王又贏了!許皓鋐去年年收突破五百萬,今年開春海峰第三冠到手更多文章

許皓鋐以在春蘭杯首局遇上時越的戰況為例,「雖然贏了,但前面如果對手都下對的話,我幾乎是崩潰。」對他來說,勝利不能是一時的僥倖,非得是能力上最大的發揮,否則贏了就像守一個恥辱的秘密,有苦難言。

對一個棋涯才正要起飛的頂尖棋士,連敗仍屬遙遠而模糊的傳說,掛在前輩們的口上,偶爾匆匆相遇,很快又在贏棋後扔至腦後。許皓鋐說,真正會讓他的難過的事是:「就算贏了,可是內容很不好,不知道自己在下什麼」、「如果輸的棋是,對手下的不怎麼樣,自己還下得更爛」。

許皓鋐2015加入精銳隊。

「這種棋下多了,會開始懷疑自己,」他說。「懷疑自己的棋(力),是不是就這樣子。」

許皓鋐絕大部分的挫折來自於深刻的自我要求,偶爾當真下的太差勁,還會開玩笑的嚷嚷「退役」,只不過每當提起這兩個字,恐怕玩笑裡的苦味,之於他,又比同輩再澀一點。

隨便是一種自由

上述形容,許皓鋐聽上去像是一名拘謹的人,但他分析自己,更像一名「隨便的人」。無論是平時穿什麼、吃什麼,還是過不過節、過不過生日,許皓鋐說,「很多事情都沒有很在乎,對我好像都沒有什麼差別」。

而那份隨意在比賽中,有時也成致命傷。許皓鋐坦承自己在國內下棋時都隨便了一點,不像國際賽事那樣嚴謹。不過許皓鋐認為,他天生的隨便在圍棋中更大的表現是「不侷限在一種下法」。

林立祥八段 vs 許皓鋐十段。

「有些人可能擅長一種風格、一種下法,就會一直下,但我是隨便的。」許皓鋐所言的「隨便」更接近自由。然而,當圍棋的黑白與勝負密不可分,正如許皓鋐愛看的司法連續劇一樣,就算自由,也必須經歷好壞、對錯的辯證。只是,該由誰來決定呢?

不再有偶像的日子

自12歲晉升職業棋士,許皓鋐的年紀儘管離而立之年還差得遠,卻實實在在沈浸職業圍棋中將近十年,也與許許多多的年輕棋士一樣,習得早熟的迷惘。

若問許皓鋐小時候崇拜的偶像,標準答案是石佛李昌鎬,但多年後再問他,他卻有些答不上來。

許皓鋐守住十段寶座 三連霸刷新紀錄。

「下到這個程度,好像就沒有偶像了。」事實上,若與巔峰已過的石佛對弈,以頂尖現役棋士的自覺,許皓鋐必須是贏多輸少;就算面對當今世界棋王柯潔、朴廷桓、申真諝等,也不能仰望,而是力求平起平坐的對手。

那少了崇拜的偶像、權威,還有真理可言嗎?許皓鋐沈默良久、連起嘖聲。「現在就是要變強而已。」只是那言語中的強,已是抽象不堪,唯有強大的AI人工智慧或能指點迷津。

許皓鋐承認,自己有好一陣子,日日都與電腦下棋,於人工智慧中找尋答案,可是看多了,又感到迷失。他表示,一開始總是見招心喜,一昧盲從,當作信仰一樣銘記在心,但下出來又全然不是那麼回事。

18歲的許皓鋐成功衛冕十段。

或許神招本來就不適合人世,又或者「AI也有BUG!不是絕對的、不能完全相信。」許皓鋐說,今年以來,他與電腦下棋的時間也少了,不僅是偷不到棋步,還有「實在是太絕望了」,實力懸殊,可能局到半路就崩盤,既難學習經驗,也打擊信心。

興許在這一個詭譎多變,人類一度尋得棋神,卻難遵神行的奇異年代,還是得回歸本心,搜尋真理。

現今,許皓鋐眼下更在乎自己能否發揮的更穩定,在國際賽中贏得更好的成績。「現在說拿冠軍太早,去年是拿八強,現在就(目標)拿四強吧。」而他的企圖心雖無輔以狂傲的言詞,卻表現在他無窮無盡的旺盛精力上。

許皓鋐五段為最新「十段」頭銜者。(海峰棋院)

許皓鋐。

「好像蠻多人覺得我下棋下得很累。」許皓鋐近3年來,國內外賽事共下近300盤棋,平時練習更是不計其數,但他憨憨的說,「我是覺得還好,不會累」。

對於年初敗於柯潔手下,許皓鋐平淡、不失自信的說,「那個地方如果我不衝動,還是有得下的,不是沒有機會」,更期待自己某一天能遇到更多高深莫測的強手,與之對弈,「如果有這樣的人,我想跟他下棋」。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