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7 第十一屆棋王循環圈專訪:陳詩淵-永遠的王者

列印 列印

 

第十一屆棋王循環圈即將進入尾聲,戰況大致明朗,本期介紹循環圈內最具知名的度的棋士:陳詩淵國手。相關的報導可參照一年拿6冠隔年卻全失手!陳詩淵靠「相信」再奪碁聖陳詩淵:最大的敵人是自己陳詩淵:追求心中的道

 

自我要求甚高

陳詩淵自2011~2012年達到頂尖,之後雖然沒有當年的輝煌,但2014~2017年常年至少一冠。去年(2017)雙冠王,獲得國手及海峰盃冠軍,全年獎金排名列第三,狀態維持得相當好,這歸功於陳詩淵平常努力練棋時,一個禮拜三到四次慢跑或運動鍛鍊體力,早睡早起生活規律。

巔峰時期的陳詩淵,幾乎囊括所有冠軍

2011年五冠,隔年想為自己立下新目標,但覺得國內最好就是六冠,自己很難達到更高的成就,而把心力放在世界賽上。陳詩淵曾拿下第4屆中日精英賽冠軍與第16屆LG盃世界棋王戰八強,並多次打入世界賽本賽(第10屆三星火災盃國際統合預選賽、第1屆BC信用卡盃國際統合預選賽、第2屆百靈愛透盃國際統合預選賽),但這樣的成就對陳詩淵來說遠遠不夠,他坦言至世界賽時發現實力與世界一流高手有些差距,背負的重責大任也讓自己心態也沒調整好。

不斷充實自己

這幾年陳詩淵平常除了下棋之外,對很多事情感到好奇,例如:範圍不拘閱讀與看球賽。平常也喜歡學習語言,曾多年旅韓的他韓文自然沒有問題,目前想重拾英文,因赴韓前曾在外語學校就讀8年學習英文,目前聽力尚可,但口說的部分還要加強。人生的目標還有考駕照,未來會參加駕訓班練習。

棋王賽因應人工智能修改調整,所有賽程開賽時間調整為11:00,至比賽結束前不休息。對於早起的陳詩淵反而不太適應,因為早起中午很容易肚子餓,陳詩淵只好利用自己比賽的思考時間至茶水室用餐。

棋王四連霸的紀錄仍高懸不破

對於棋王循環圈以下出好的內容為目標,近年與簡靖庭四段、林士勛六段的對局基本上都沒開胡過,與王元均天元和林立祥七段的對戰也相對落後。以內容來說,如果身體狀況還可以的話,不出現低級失誤,還可以下出不錯的棋,與現任棋王林君諺最近輸得比較多,但整體成績基本持平。

 

先天下之憂而憂
陳詩淵認為這幾年臺灣棋士進步不少,但整體來說還是不夠刻苦,陳詩淵認為臺灣現在的棋士們,例如:林君諺棋王、王元均天元、許皓鋐十段和陳祈睿五段等人,處於臺灣頂尖也不能滿意,而要把眼光放在世界舞台上。

隨後談到2022年的杭州亞運臺灣能否奪牌,最大的對手就是中國、韓國與日本。這兩個月臺灣剛好與日本進行兩場對抗與交流,分別為第五屆福蔭杯國際精銳圍棋對抗賽與關西交流賽,陳詩淵觀察到臺灣都派出相當強的陣容:除了頭銜持有者林君諺棋王、王元均天元、許皓鋐十段之外還有林士勛六段以及許多中堅棋手一同出賽,但成績並不如預期,先是關西交流賽雙方戰成平手,福蔭盃在預賽與三四名對抗賽兩度敗給日本。

展望日本棋士,除了在高峰的井山裕太九段之外,老一輩有山下敬吾九段、高尾紳路九段、羽根直樹九段,中生代河野臨九段、村川大介八段。成名的新秀有伊田篤史八段、一力遼八段、本木克弥八段、芝野虎丸七段、六浦雄太七段、大西竜平三段、広瀬優一二段等棋士,這些棋士可當選手也可當陪練,無論實力和厚度都相當足夠。

台灣棋士們必須再努力,再加油!

陳詩淵(左二)擔憂2022的亞運

圍棋是種孤單的遊戲,只有能忍受孤單的個體,才能成為偉大的棋士。

相較於中韓;臺灣資源少,競爭對手少,如果要在國際出成績,集體開花的模式。陳詩淵提到應該讓機會給年輕人,把比較交流性質的比賽讓年輕棋士去試試看,多累積世界賽經驗,只有真的進入世界賽場中才能體會,經歷了失敗才有機會成功。

陳詩淵此言並不是說說而已,也確實做到表率,陳詩淵多次交流賽讓給年輕棋士(例如北京交流等),年輕棋士只要有勝利就會有信心,之後也許在國際賽場中能展現好的內容。

「如果目標是世界本賽,如果沒達到目標就是失敗。」陳詩淵耳提面命的勉勵後輩棋士,希望他們能加把勁。

根留台灣

棋王循環圈每盤棋都會請中華職業圍棋道場出身的小棋士記譜,陳詩淵認為記譜對棋士的幫助很大,可以近距離現場觀察比賽的進程,比賽現場看棋會比看棋譜轉播更能融入賽況。例如韓國舉辦的世界賽男子新銳棋士和女子職業棋士都自願記譜,現在正在進行的三星火災盃世界圍棋大師賽,就算比賽地點在大田廣域市的三星火災儒城研修院,但不管路途多遙遠;還是可見韓國還在比賽訓練的職業棋士們至研修院現場看棋,晚上擺棋研究。

陳詩淵後半盤的功夫仍是台灣的頂尖

對此陳詩淵感到奇怪,據他所知韓國、中國與日本棋士都熱衷於此,但臺灣頂尖棋士似乎較少一同觀棋,當今棋士使用人工智輔助訓練已成為一種趨勢,陳詩淵認為集體研究的優勢,在於看現場LIVE棋賽,同步與頂尖棋士一同研究,不但可以增加自己的判斷,還可以藉由比賽棋手思考的時間內同部與他們展開細算的較量,雖然過程可能會很長,相對較為枯燥乏味,但陳詩淵認為這是必備的基本功之一。另外人工智能出現,反而造成佈局的樂趣減少,許多棋士都把成績和勝率成為絕對的數據,其實人類20%~30%的勝率,距離輸掉一盤棋尚早,扎實的自己訓練,再用人工智能輔助才是正確的道路。

談到基本功也提到做詰碁,詰碁訓練有兩個指標:正確與速度。陳詩淵個人認為計算是為了上戰場前的磨練,因此正確比速度還重要,如果是如此,那做詰碁就是自己跟自己比較,穩定的保持訓練與進步即可。

當年陳詩淵與張正平夫婦自韓國棋院退役,決定根留台灣,未來將邁向生人的新階段,在此祝福他們。

當年決定一同根留臺灣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