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3《沈君山校長追思會-我心中的君山先生》

列印 列印

 《沈君山校長追思會-我心中的君山先生》

《此生泛若不繫舟》-沈君山校長追思會12/22於清華大學舉行,前總統馬英九、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總統府資政姚嘉文、作家龍應台、遠見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林海峰名譽天元、張栩名人共同追憶沈君山校長。

前總統馬英九致詞

前總統馬英九在棋盤上簽名紀念

馬英九與沈君山相差18歲,1988年同時入閣,在行政院餐廳一客25元的盤餐中,透過辯論國事而成為「忘年之交」。

回憶往事,沈君山校長在美國太空總署跟普林斯頓大學都教過書,也是世界級的圍棋橋牌高手,連續三年獲得美國本因坊圍棋比賽冠軍,橋牌也拿過世界級亞軍,我們1988年認識,同時入閣,當時他擔任政務委員,我擔任聯考會主委,我們常常聊天,他56歲,我38歲。

十個月後他離開了,匆匆的來,又匆匆的走,留下了一些痕跡,他常說他像個鬧鐘,偶爾鬧一鬧的提醒大家,回顧他一生才華橫溢,文采風流,他的精神愛國、積極,可以說永遠不退卻讓我非常感動,他在沒有任何官職時候,跳出來出錢出力幫國家爭取最大榮譽。這種精神讓我非常感動,我們今天在這裡追思他紀念他,也希望他這種精神可以為大家所效法所分享,祝福大家,謝謝各位。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沈君山是知名天文物理學家, 文如其人筆風瀟灑,在兩岸和平和民主有非常多想法 ,圍棋也是美國級的相當厲害。。

 

總統府資政姚嘉文

總統府資政姚嘉文回憶往事,沈君山送給姚嘉文圍棋的觀念「棄子爭先」,放棄一些小東西,追求大的目標。

姚嘉文:雖然我們觀念立場不一樣,但我依舊很怀念他。。

林海峰名譽天元致詞

林海峰名譽天元:沈校長愛好圍棋,是單純率真的人。。林國手回憶往事,跟沈校長下棋時壓力很大,因為輸了會傳出去(台下歡笑聲連連),他很單純的,贏了就高興,輸了就難過。

林海峰名譽天元&前總統馬英九參觀沈君山紀念文物

玉樹臨風是我們對沈校長共同的記憶,今年與沈君山同遊天際的還有金庸,金庸是沈君山的偶像,一九九九年金庸、沈君山、林海峰、聶衛平共同發起了首屆中國名人「炎黃杯」圍棋賽,沈君山對台灣圍棋發展影響深遠,沈君山在自己的著作:「沈君山說棋王故事-林海峰」一書中提到:

林海峰剛去日本的時候,是一邊讀書,一邊學棋。等到中學畢業後,他的師父吳清源大國手就告訴他「追二兔不得一兔」(把時間和精神集中,如繼續升學,會讓他分心)

 

林海峰心無旁鶩的下了一輩子的圍棋,他下棋時的鬥志、求勝心和堅持到底的精神更是沒話說。而且一下就是超過五十年,數十年如一日,被喻為日本棋壇的長青樹,永不沉的航空母艦。

林國手蒞臨追思會緬懷沈校長

張栩名人:

各位尊敬的貴賓師長們大家好,首先感謝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在這裡向大家談談我對義父沈校長的懷念與回憶,義父沈校長是我人生中的貴人,小時候透過圍棋的接觸結下了一段特殊的父子緣分,義父鼓勵我在圍棋世界中達成自己的夢想,給了我許多寶貴的建議,『追二兔,不得一兔」以及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 都是我一生受用的名言。

義父的性格熱情而奔放,在我的人生中給了我很多的影響,還記得在我赴日學期曾到林海峰老師家中來看我,在我人生的重要階段給了我很大的支持與勉勵,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回憶,是我向義父報告與泉美的結婚時,義父雖然因病而身體不便,但仍然非常高興的給我最高的祝福,提起了多年前到木谷道場時的愉快回憶,義父曾與童年之趙治勳對局中讓趙治勳挫敗流淚,也曾與和藹溫柔的木谷禮子小姐交談,並且在木谷道場裡接受熱情的招待,要我好好珍惜這個特殊的緣分。

最近我在日本的棋賽中奇蹟般的從強大的對手井山裕太手中奪回名人頭銜,雖然無法像義父報告,但我相信義父一定會為我高興。

義父一生對圍棋有很深的愛好與熱情,今日的我能在棋界有一點小小成就,絕對要感謝義父對我的影響,我相信圍棋的推廣與傳承都是我應盡的責任,我會努力去做好。

張栩名人創作圍棋題目「王者之尊」緬懷義父

 

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也蒞臨會場緬懷沈校長。

沈校長他在南京出身,出路於科學人文之間,本土國際之間,愛情友情之間,台灣大陸之間,把心留給了中國,把愛留給了台灣,把情留給了清華,把一生的典範留在人間。  —高希均·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

一路走來,沈君山校長推動教育重視群育,有許多智慧言語至今依然深深烙印在眾人腦海裡:像是「你寧可EQ超過IQ,也不要IQ超EQ」,「受了挫折有風度的接受」。

沈君山校長的兒子沈曉津提到:父親從圍棋到橋牌,生活與教育,父親都量力而為,「量才適性,守真取璞」,在他離去之後,我們以笑容面對,只要父親的思想在世上流傳,君山先生就不曾離開我們。

沈曉津醫師

在追思會前,沈曉津與林海峰名譽天元相遇

2007年7月沈君山校長三度中風,當年拿下世界職業圍棋冠軍的紅面棋王周俊勳曾赴醫院探視沈校長。

紅面棋王周俊勳也到會場緬懷沈校長

清華大學為前校長沈君山舉行的百日追思會,與他有長達44年情誼,目前長居屏東潮州的作家龍應台也特地北上,除了回憶兩人過往深刻互動,更重要的是,實現了她對老友的承諾,幫他在追思會上「馬克吐溫」一下。

龍應台:在2007年7月沈君山三度中風,那個消息傳到我耳裡時,我剛好坐在一個萬眾歡堂的演唱會裡聽到這一個悲傷的消息,對於我而言,對於他的好朋友而言,那一個晚上其實就是沈君山的訣別,我在這裡就想讀那天晚上我寫的一小段文字作為一條燒給沈君山的手帕讓他帶走。。

作家龍應台

 

哪一首歌,是在重新許諾

哪一首歌是在為自己做永恆的準備?

我們這一代人

錯錯落落走走歷史的山路上,前後拉得很長

同齡人推推擠擠,走在一塊 ,或相濡以沫,或怒目相視

年長一點的,默默走在前頭,或遲疑徘徊,或漠然而果決

前後雖隔數哩,聲氣婉轉相通,我們是同一條路上的同代人;

這裡有五萬人幸福地歡唱

歌聲、掌聲、熱鬧的燈光,照亮的是一片粉紅色的天空。

此刻,一輩子被稱為才子的沈君山,一個人在加護病房裡,

一個人。

才子當然心裡冰雪般地透徹:

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

有些關,只能一個人過

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