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詩淵: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記者:陳熙文

第九屆海峰盃歷經64強淘汰賽,13日舉行決賽,首戰由國手陳詩淵執白迎戰棋王王元均。對兩人來說,彼此都是棋桌上的老面孔,冠軍爭霸,雙方優劣瞭然於胸。不過近來王元均來勢洶洶,不但在國內囊括天元、棋王和中環碁聖三大頭銜,於國際賽LG盃預選還連敗中韓高手,頗有問鼎「台灣第一人」的氣勢。反觀陳詩淵這幾年陷入低潮,台灣六冠王的光環不在,與各大頭銜擦身而過,對上王元均更是輸多勝少。

首戰開局,為了防止棋王走出自己的步調,再加上自認為對新佈局的掌握度不夠,面對黑棋的佈局,陳詩淵選擇不按流行佈局走,將棋局直接引入戰鬥。此法於初期奏效,讓王元均費了不少時間想應手,但隨著棋盤上戰火四起,陷入混戰,白棋的局勢並不明朗,尤其左方星位被黑棋捧走後,多數在觀棋室裡觀戰的棋士都以為白棋大勢已去。

行至黑77手,中午休息,講棋的劉耀文老師甚至虧白棋是「零目一郎」,目數明顯落後,勝算不大。不過這已經不是陳詩淵第一次不被看好;這3年多來,他一直都不被看好。

2005年從南韓學成歸國,年紀輕輕的陳詩淵曾是技壓四座的天才棋手。「該贏的贏,不該贏的也贏,」他說。當時,陳詩淵年年抱走頭銜,並在2011年達成台灣六冠王的佳績,那是陳詩淵棋士生涯的高點。如今好景不再,他現在的棋經常是佔盡優勢,仍以敗局收場。

 

像抱著一顆不定時炸彈

假如要形容陳詩淵的棋風,同為職業棋士的夫人張正平說,如果王元均贏的猶如「鯨吞」,陳詩淵便擅長「蠶食」。陳的棋絕不求一招斃命,卻如太極劍一般綿綿而上,將對手團團裹住,直至對方不能掙脫、難以求勝為止。然而此棋風縱然嚴密,卻需要強大的細算能力,可能一步棋出錯,就步步皆錯,全盤崩潰。

對於年輕時期,正處於體能巔峰的陳詩淵來說,也許還體會不出箇中辛苦,但隨著年齡增長,陳詩淵過去引以為傲的中後盤反倒成為他的致命傷。「全都是不可思議的輸!」他驚呼。從2013年開始落入前所未有的連敗魔咒,陳詩淵面對的不再是棋桌前的對手,也不是棋盤上的黑白迷網,而是不知何時會故障的自己。

到後來,他甚至接受每一盤棋都一定會出錯,差別僅僅在於錯誤的時機和大小,以及還有沒有力挽狂瀾的機會。陳詩淵形容那樣的感覺,像抱著一顆不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他甚至觀察到過去陷入劣勢會主動投降的後輩棋手,現在遇到他會更加的「不屈不饒」,寧可舉步維艱也不投子,好似全在等他出昏招,然陳詩淵明知對手意圖,卻無力阻止他們得逞。

輸到有了平常心

他好似換了一個工作,在棋盤上不再是一名運籌帷幄的棋士,而是一名小心翼翼的拆彈員,於紅線與綠線之間抉擇,選對了贏,選錯了輸,但是炸彈實在在面前引爆過太多次,不但炸傷了棋局,也炸傷了自尊心,同時炸出很多的自我懷疑。

一流棋士是「勝負師」,輸贏是他們的職業,更是價值所在。普通人下棋可以「勝固欣然,敗亦可喜」,但一名棋士要是只輸不贏,彷彿失去生活的自信。陳詩淵坦承,低潮的前幾年他老是睡不好,一旦碰上當勝不勝的棋局更是讓他輾轉難眠,在對局的心態上也容易變得扭曲。

因為輸過,所以更想贏,而且不能只贏一點點,得要遠勝、完勝,將對手徹底擊潰以證明自己的實力。陳詩淵每次落敗,常抱持這樣的想法進入下一盤對局,讓棋步不只變得不服輸,還得理不饒人,自然難以獲勝。於是,陳詩淵在被勝利流放的棋海上載浮載沈,明明實力堅強卻高不成低不就,一直在頭銜之外徘徊。

不過,看似無盡的連敗也讓他有所反思,他開始想一些在勝利得來容易的日子裡沒來得及想的事情。陳詩淵反省自己是不是過於依賴自己的細算能力,以至於該拚搏的時候不拚搏,老盼著要把棋局拖入中後盤;他也重新檢視自己的態度,要求自己下出更好的內容,而不是單單為求勝利而「不擇手段」。

為了適應失敗,陳詩淵做足功課,他直言最近睡得比較好了,原因不諱言,覺得一方面自己已經輸到痲痹、沒有感覺,另一方面,當心態轉變,把內容看在輸贏之上,棋便下得更心安理得。談到現在對弈的內容,陳詩淵頓時展現身為棋士的傲氣,坦率的說:「我只要(棋局中)不出錯,我覺得我在台灣絕對是第一人!」。

一盤棋,生涯的十字路口

海峰盃決戰首局,午間休息過後續戰,情勢急轉直下。王元均為了固守兩塊黑棋,左右為難,中間下出疑問手後,白棋右邊圍殺黑子,搶盡實空,逼得黑棋不得不中盤投降,由陳詩淵拔得三戰頭籌,離冠軍僅一步之遙。然而,外界普遍分析的「逆轉勝」,在陳詩淵心目中卻是不折不扣的完勝,並宣稱白棋局勢從上午開始就遙遙領先。顯然他把這局棋看得比旁人透徹。

對陳來講,真正意外的不是首戰勝利,而是他居然能在本屆海峰盃裡一路過關斬將,實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原來計畫今年上半年要好好休息,雖然不至於停止對弈,但已暫緩平日練習,沒想到竟連勝4局殺入決賽;在此之前,陳詩淵坦承已有規劃要出國走走,轉換心情,興許明年再好好專心比賽,但也不能保證休息過後就能拿到好的成績。

當下,他的語氣中透露一點狐疑和對未來的不確定。年過30,在後浪不斷沖刷的當今棋壇,他和所有同輩的職業棋士一樣,分不清楚自己究竟巔峰已過,還是仍有大復活的可能,未來被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趙治勳,」我在心裡嘀咕,但人生如棋,總是要一步一步來,最重要的永遠是眼前的棋局。

談到王元均的棋,陳詩淵與他多次交手,顯得再熟悉不過;對於這名年輕棋王,他佩服對方比賽時,無論處境優劣總是面不改色,而且能夠冷靜的做出情勢判斷,尤其在中後盤的戰鬥更顯力量。陳詩淵說他一度以為要戰勝王元均,應該一昧搶攻,由於王慣於長考,比賽經常下到讀秒,對手理當佔時間上的便宜,可是後來他發現王元均碰到讀秒反倒能發揮準確的精算能力,對自己反而不利。

如今再度碰頭,陳詩淵評估自己在佈局上有優勢,或許將左右海峰盃的勝負。至於第二局會使用什麼佈局,陳詩淵賣了一下關子,聲稱自己這幾天還要再想一想。

2017.04.24

■「海峰盃職業圍棋賽」由海峰棋院主辦,採64強單敗淘汰,最後二強進入冠軍戰,決賽採三戰二勝,冠軍獎金60萬。基本時限各三小時,最後五分鐘讀秒,每次60秒,第八屆冠軍得主為蕭正浩九段 。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