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刷新圍棋史世界紀錄的431手!張凱馨、楊子萱健喬盃苦鬥,竟超越聶衛平、大竹英雄320手「滴血名局」

列印 列印

刷新圍棋史世界紀錄的431手!張凱馨、楊子萱健喬盃苦鬥,竟超越聶衛平、大竹英雄320手「滴血名局」

風傳媒 點此

「劫」是一個很奇妙的字,第一感指的是災難,彷彿命運中無法輕易跨過的檻,如:浩劫、劫難;「打劫」用在一般口語則是要搶人錢財,不過到了棋盤上,卻成了製造棋局混亂的利器,只不過搶到的東西有所不同,爭的是勝負。

滴血的名局

1987年,第二屆中日圍棋擂台賽,中國主帥聶衛平一夫當關,連下片岡聰、山城宏、酒井猛,甚至武宮正樹,日方終請出大竹英雄,作為最後防線。聶衛平起初落後,中、後盤苦心追趕,局間還碰上一處只能贏不能輸的劫,沒想到竟爭贏此劫、逆轉成功。此局兩人大戰320手,被譽為「滴血的名局」。

三劫不吉?本能寺之變

而打劫的故事有時甚至攸關國家興亡、英雄殞落。據說,日本戰國名將織田信長於「本能寺之變」前,曾邀請日海(本因坊算砂)與鹿塩利賢,兩位一流棋手對弈,竟下出了「三劫」,相互提子、反覆不斷。局後不久,信長的屬下明智光秀發動了叛變。從此,日本棋界有了「三劫不吉」的傳說。

劫?

「劫」字本身就帶有循環之意。在佛教觀點裡,劫(梵語:kalpa)是計算時間的單位,世界經過一次大劫,需要數億年的時間,而凡人正活在一劫又一劫的剎那之中,生生死死。

在「探索時間之謎」一書如是形容佛教的時間觀:「在循環的時間中,一切終將回歸到之前的狀態;歷史只是幻覺,或許時間本身也是。世界上無恆久之物,死亡只是通往誕生和復活的途徑。」

棋盤上有361點,把盤面填滿也就是下361手棋

劫是苦難,是時間,是周而復始的循環。而在圍棋裡,劫還能超越空間的限制。棋盤上有361點,照理而言,把盤面填滿也就是下361手棋,但透過打劫,卻可能邁向無限。

1950年,日本棋院例行舉辦的大手合比賽中,時為五段的山部俊郎,和時為三段的星野紀,即因打劫下出411手棋;這項職業賽事紀錄,直到超過半個世紀後,才在2017年,台灣第九屆海峰杯32強戰中,由陳禧三段,和林修平六段,由兩人的對弈局追平紀錄。

台灣女棋士下出棋史上最長手數431手,刷新世界紀錄

而在今年八月二十三日,「第七屆健喬杯女子最強戰」敗部戰第二輪比賽中,楊子萱四段,和張凱馨六段則苦戰六小時,合計單官,共下出431手,刷新世界紀錄。

不過,對於刷新紀錄,兩位女棋士似乎都沒有特別的感覺。張凱馨則心心念念當初沒能贏得劫爭,很是生氣!

雙姝的意氣之爭

兩女對戰,由楊子萱執黑、張凱馨執白,盤面上一共出現三次打劫,從第68手起,出現一個生死劫。兩人初步交鋒,戰至101手暫告一個段落,之後136手又起爭端,雖然張凱馨後來獲得階段性勝利、成功活棋,但之後兩個劫就沒有那樣順利,竟成雙姝的意氣之爭。

「我一直想把她(楊子萱)逼退,但她就是不退讓,讓我非常火大!」真性情的張凱馨說。認為情緒上來了,打劫說什麼都要贏。而楊子萱則表示,當下情勢判斷不清,尤其後期又進入讀秒階段,真的是「劫來就打」。許是行棋時的自然反應。

白232手開出新劫,再度引戰。張凱馨坦言,是她主動挑起爭端,其實應該有更簡明的下法,但她當時沒有想到。「太執著於打劫了。」張凱馨分析,當下是想第一個劫打贏後,落後盤面有追回一點,局勢尚可一戰,不過第二個劫就算打贏了也未必優勢,但「(如果)打贏,當然心情好。心情好了再說!」

面對張凱馨有些攪局、胡來的攻勢,楊子萱承認,她當時確實有點受到影響,特別兩邊目數差距不大,一時點不清楚,到底該正面迎擊,還是鳴金收兵,楊子萱無法立刻做出判斷,甚至在不斷打劫、提子的過程中,她腦海中浮現快要輸棋的錯覺。楊子萱本能反應似的選擇正面迎戰。

正如拳擊賽中,拳擊手你來我往,到緊要關頭時,想不起來進退得宜的攻守戰略,只能一陣胡打,比誰比誰耐打、誰比誰氣長,縱有匹夫之勇的嫌疑,但氣勢上絕對不能退讓。

兩人打完第二個劫後,又打一個官子劫,最後卡在一個半目單片劫。周俊勳九段說,下午5點左右,他已點空清楚,由黑棋獲勝,半目劫其實無關勝負,料想棋局短時間內就會結束,沒想到又下了一個小時。

張凱馨笑說,最後一個半劫就是目數問題,但她什麼劫都打不贏,讓她很惱怒,非得拚下來不可。而楊子萱也感受到對手的情緒,見張凱馨不斷打回來,她也立即反應。不過由於彼此在讀秒爭劫中,萬難在短時間內下出最佳手順,多少出現一些誤算,甚至損目的情況,導致雙方目數差距不斷變動。儘管局面稍好,楊子萱也無法確認自己是否勝定?出於職業棋士的本能反應,連半目也不願退讓。

不過,這樣的想法倒委屈了張凱馨。她直言,已經看清楚盤面,自己必輸無疑,「但對手還不給我最後一個半劫,是怎麼樣!」她此刻爭劫,不是為了輸贏,只為了爭一口氣。

周俊勳則說,他眼看下午5點半,棋局尚未告終,趕緊為棋手各抓了一把棋,補棋罐裡的棋子。一般來說,棋罐裡各裝有黑白子約180枚,周俊勳說他第一次補棋時就估計兩人下超過400手;不到15分鐘,他再次補棋子時,他就研判要破紀錄了。

張凱馨說,她是在下完之後才得知破紀錄。「那是第一次下到空都沒了,棋子擺這麼多。」楊子萱則不記得內心有什麼驚艷,只知道下了很久,肚子很餓。

兩人積極爭取杭州亞運代表資格

對於兩位女棋士,破紀錄或許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張凱馨說,很多人打電話來恭喜我,但輸棋有什麼好恭喜的?今年41歲的張凱馨,在台灣女子棋壇已屬最資深,在她心中想的是,如何在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比賽中繼續下棋,現階段要卯足勁,盡力在年底取得明年在杭州舉行的亞洲運動會參賽資格。

而楊子萱也對破紀錄沒有什麼想法,興許是她雖然贏棋,仍在女子最強戰敗部戰第三輪比賽止步,心情還有些沮喪,直想著要在其他比賽中爭取更亮眼的成績。破不破紀錄,似乎不是那麼重要。

歷史會為兩人拚搏的模樣記上一筆

不過,周俊勳卻想,雖然她們都不在意,但歷史會為兩人拚搏的模樣記上一筆;也許百年後,沒人會記得現在的棋壇誰輸誰贏,但會因為她們下出一盤破紀錄的棋,因而記得她們的名字。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