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拿6冠隔年卻全失手!陳詩淵靠「相信」再奪碁聖

【東森新聞雲專訪】原文出處 點此 

▲走進棋院,陳詩淵(左)正在跟蕭正浩(右)對弈。(圖/記者周宸亘攝,下同)

記者黃凱翊、蘇晟彥/專訪

走進海峰棋院的那天,是WBC經典賽開打的第三天下午,再過3個小時,中華隊就要和荷蘭隊搶8強賽的門票。擦肩而過的路人興奮預測著比賽,對弈室裡卻一片寂靜,陳詩淵九段和蕭正浩九段正在下棋,兩人皺著眉頭緊盯黑白棋子的畫面,彷彿經典賽的熱情從來沒有燒進這一方天地,這裡沒有一日球迷,只有終身棋癡。

看見陳詩淵棋士的第一眼,「內向、專注、西裝外套下有張童顏」,我暗自快速地下評語,卻沒有忽略掉他談到圍棋時炯亮的眼神。和蕭正浩棋士不同,陳詩淵一開始學圍棋,完全就是被不懂圍棋的媽媽「趕鴨子上架」。「他媽帶他去書展,跑去圍棋的攤位問說幾歲可以學,人家說5歲,他媽就說他5歲了。」一同接受採訪的妻子張正平,幫不善言辭的陳詩淵補充這段故事;那一年的陳詩淵,其實才4歲半。

▲想要學圍棋,許多人都是從4或5歲的年紀就開始接觸。

▲一開始學棋,都是請職業棋士教學,圖為陳詩淵7歲時接受大陸女棋士張琁八段指導。(圖/海峰棋院提供)

一路學到小學四年級,黑白棋子之間非勝即負的世界深深吸引了他,陳詩淵決定走上職業棋士的道路,於是跟著韓國棋士權甲龍,飛到了韓國進修,這一去就是8年。

「權老師對我爸媽說我很有天分,去韓國5年就可以考上職業棋士。」陳詩淵放棄了國小學業,到了權甲龍在韓國的道場專心練棋,回想起那段日子,夫妻倆笑著說真的很苦!星期一到五、早上9點一直到晚上9點,睜開眼就是下棋,陳詩淵剛到道場的第一天剛好是周末,「兩個同學帶我出去玩,結果回來全被權老師處罰,他認為那時間應該用來自主練習而不是玩樂。」當時道場採取的是連坐法,一人犯錯,全組同學都要受罰,權甲龍用最嚴苛的要求來培養團隊紀律。

「怎麼樣的連坐法?」我一提問,張正平興致沖沖的站起身示範,她雙手撐著地彎成了拱橋的形狀,「權老師通常會訓話40分鐘到一個小時,因為是連坐法,所以大家都會死撐著,尤其男生愛面子!覺得掉下去很丟臉,就會一直撐,女生有的撐不住會跪下去,但從沒看過男生掉下去。」

如今已是九段棋士(註一)、甚至拿過4冠王的陳詩淵,還是無法忘記當時在韓國那段最低潮的日子,如同漫畫《棋靈王》一樣,棋院的院生依照實力分為10組,每組10個人,贏了就往上升,第6名之後的人就得降組,陳詩淵一路順利地打進了4組,卻在4組當了整整一年的「第5名」。上不去的那種挫折,讓他非常茫然,「你看不到未來、看不到何時可以入段,每天除了努力,你無法改變這個事實。」體悟到這樣下去,5年之後也無法入段成為職業棋士後,他每天比別人更早起床練習,一年後總算考上了職業棋士,奠定了未來人生方向的那年,他才15歲。

▲考上職業棋士的那一年,陳詩淵才15歲,在多數人決定要念哪所高中的年紀裡,他正在決定一生的職業道路。

簡述一下陳詩淵的豐功偉業吧!他是台灣圍棋史上第一位在籍棋士,從預選賽打入了三星杯本賽;他是2007年的四冠王,也是網友票選的當年度最佳棋士;最巔峰的2012年,7項比賽中他拿了6個冠軍,光獎金年收入就有400多萬。

「用一句話形容的話,圍棋對你而言是什麼?」陳詩淵思考了一陣子後才慢慢闡述,以前的他認為贏是最重要的,過程並不重要,但現在的他覺得圍棋是要下一輩子的,重要的反而是下棋時的思考和定義。「他的意思是圍棋對他來講是通往真理的道路啦!」妻子張正平看不過,再度化身陳詩淵的「專屬翻譯官」。在整個採訪過程中,在韓國待了大半人生的陳詩淵,偶爾會有不知道如何表達想法的慌亂,張正平便會先用韓語低聲問清他的想法,再如同翻譯官一樣地向我們轉述。

提起夫妻倆之間的緣分,也是圍棋牽的線,兩人在小時候對弈了一場,不甘心輸棋的張正平哭了,當時臭屁的陳詩淵心想「輸我不是應該的嗎?」卻也因此一直記得這個小女孩,之後兩人多次在對弈場上相遇,做了20多年的朋友,才漸漸日久生情。

張正平回憶道,他們有次搭檔比了配對賽(註二),她卻犯了非常嚴重的錯,「圍棋只要兩個眼睛就會活型,我卻看錯,做了第三個眼睛!」這盤棋等於全毀了,「許多情侶都會因為下配對棋吵到分手,但他當時完全沒有任何表情,比賽結束後還開玩笑地說,我學棋學了這麼久,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做活需要三個眼。當時我就覺得這麼誇張的錯誤他都可以包容,這個人可以託付一輩子。」採訪時夫妻倆一動一靜,就像棋盤上的黑子白子完全對立,但缺少任何一方,就擺不出精彩的棋局。

▲採訪時,夫妻倆一動一靜,多半是陳詩淵(右)慢慢的說出想法後,張正平(左)再以輕快的聲調加入詳解。

陳詩淵在採訪尾聲時語重心長地說,台灣圍棋最大的問題,就是大家的信心不足、野心不夠,「像韓國棋士就會把目標放在國內冠軍、世界冠軍等,但台灣常會覺得在單淘汰賽裡贏個一盤、兩盤就能滿足。對韓國來說,世界賽沒有奪冠就是恥辱,但台灣這樣強烈的慾望和痛覺明顯不足。

採訪完的隔天,中華隊和韓國隊為了下一屆資格賽打得難分勝負,看著聊天室許多網友紛紛唱衰中華隊,一直說「下次資格賽見!」我不停想起陳詩淵那段話;20、30年前,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時刻,大家都相信只要努力就能做到,只要拚就有機會,但20、30年後,就在韓國人始終相信國家會富強,努力支持國貨時,我們的信心卻漸漸沒了。陳詩淵在2013丟掉所有頭銜,張正平擔心他會因此崩潰時,他卻告訴妻子,「我相信我一定會再站起來!」一年後他便捲土重來,拿下了中環碁聖賽冠軍。像陳詩淵一樣,多相信自己吧台灣人!

註一:目前全台只有4名九段棋士,陳詩淵即為其中一人。
註二:配對賽:一名男棋士與一名女棋士搭檔的四人比賽,每人輪流下一手,中間不得討論,全憑搭檔之間的默契與棋力。陳詩淵(九段)曾在2016年日本東京世界圍棋混雙賽搭檔黑嘉嘉(七段),拿下亞軍。

分享至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