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3 【陳熙文專訪】黑嘉嘉:最強的定義

列印 列印

黑嘉嘉:最強的定義

風傳媒新聞連結 點此

記者:陳熙文

台灣最強女棋士

今年芳齡23的黑嘉嘉的人生很完美,甚至有些完美的過了頭。在生活中,她天生麗質、才華洋溢,是所有人目光的焦點;在棋道上,她下得棋四平八穩、攻守兼備,堪稱台灣最強女棋士。

 

想必是過得一帆風順,黑嘉嘉怕得東西也不多,問她這世上最恐懼的是什麼,她斬釘截鐵的回答:「我最怕蟑螂和蜘蛛。」令人不禁莞薾。再追問她除了蜘蛛和蟑螂以外呢?她想了一下,才說,「還有蛇吧。」果然,黑嘉嘉雖然名字姓黑,但個性卻白得很,對任何事情都樂觀的要命,但人生豈能盡如人意。

 

人生豈能盡如人意

 俗話說:「人生無常。」有時候活著就意味著不完美。生命老喜歡給人出難題,讓人不知不覺就陷落圈套,走入必輸無疑的局,待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然應無可應、逃無可逃,只能選擇接受或不接受。這正是黑嘉嘉3年前的寫照-那一年,她失去她摯愛的母親。

母親走的那一天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日子,窗外的天色,電視上的跑馬燈都與日常無異、惹人健忘,但黑嘉嘉卻難以忘記。黑嘉嘉記得,當日上午,長期照顧母親的爸爸正好回家休息,輪到她一人獨自看守病床;主治醫師客氣的把她請進辦公室,告知她噩耗:「媽媽可能沒有辦法活過今天晚上。」黑嘉嘉說,當下她哭了-那是她在母親生病之後第一次掉眼淚。

黑嘉嘉的母親黑南蘋三年多前得了急性白血病,歷經約十個月的治療仍不敵病魔的侵擾,與世長辭。由於實在走得突然,黑嘉嘉連告別都來不及好好說,只記得媽媽躺在病床上問她為什麼在哭,她當下忍住沒有回答,不意讓那句疑問成為母親最後的遺言。

 

 

最苦的不是自食其力 而是少了熟悉的陪伴

黑嘉嘉說,母親離開之後,父親和姐姐返回美國,獨留她一個人在台灣,各方面她都必須重新學習如何獨立生活。從前母親為她打理好的一切,無論是洗衣煮飯,還是行程規劃,黑嘉嘉如今樣樣都得自己來。但黑嘉嘉直言最苦的不是自食其力,而是少了熟悉的陪伴。

過去在職業圍棋的路上,黑嘉嘉與媽媽是合作無間、並肩作戰的二人戰隊,現在被硬生生拆散,始終讓她很難習慣。面對逝者,很多人追憶他們的面貌、聲音,甚至味道,然而黑嘉嘉說,她最懷念的是每一個與母親話家常的夜,以及每每輸棋時轉過頭,會有一雙安定人心的手輕撫她的頭,告訴她:「沒關係,下次再來。」

 

她坦言,當生活裡再也感受不到母親的溫度,她選擇逃避,避談任何關於母親的事情。約莫有半年的時間,黑嘉嘉把自己武裝在情感的堡壘之內,還一度愛上做蛋糕,藉烘培的過程療癒自己。

 

人生如棋 時間弭平了悲傷

 大家常說,人生如棋,但也不盡然相同,棋總是一盤一盤下的。黑嘉嘉說,每次比賽前,她常會夢見自己投子認輸,夢醒後才暗自竊喜,好像自己獲得第二次機會。但人生不是這樣的,苦痛也常是突如其來的,不會因為勝負揭曉而解脫,也不會因為放棄就重新開始,只能忍耐。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知不覺提起媽媽的事,」她說。沒有什麼訣竅或領悟,黑嘉嘉認為純粹是時間弭平了悲傷。記憶現在成為她思念的靠山,會與姐姐一起在記憶裡「覆盤」,想媽媽的好。至於有沒有夢過媽媽,黑嘉嘉搖搖頭,很理所當然的回答:「有人說不做夢就會忘記。我覺得我不會忘記,她活在我的心裡。」

 

走上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沒有放棄成為世界冠軍的夢想

 其實,除了蜘蛛、蟑螂和蛇,黑嘉嘉坦言她最大最大的恐懼莫過於失去心愛的家人。已然面對過藏於內心深處最可怕的鬼魅,黑嘉嘉只有變得更堅強。如今在圍棋之外,黑嘉嘉還轉戰演藝圈,跨出她的舒適圈,走上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但黑嘉嘉強調她並沒有放棄成為世界冠軍的夢想。

不過世界冠軍就是強嗎?作為一名職業棋士,棋盤上的強大經常被看作人生中的強大,但直視過真實的苦難,黑嘉嘉有了不同的想法。「過程才是最重要的,」她說。「過程中是否快樂,是否在心靈上得到滿足,當最後一刻來臨,你是否對這一生感到值得,沒有遺憾,那才是最重要的。」

20170703

分享至社群網站